关于微生物

噬菌体

噬菌体是地球上种类最丰富的生命形式之一,能够识别并侵染特定的宿主细菌。噬菌体已与细菌共同进化了超过十亿年,并且能够在包括土壤、动物粪便和肠道在内的最为极端环境下生存。研究表明,相较于抗体,噬菌体在微生物学检验中拥有诸多优势,例如更强的特异性和结合能力。现已证实噬菌体蛋白在多种不同应用中均表现出不错的稳定性,即使是在要求最为严苛的复合食品基质中也同样适用。

 

弯曲菌 (Campylobacter)

自从许多国家建立监测系统以来,监测数据显示由弯曲菌属 — 尤其是空肠弯曲菌 (Campylobacter jejuni)(耐热菌)— 引起的肠道感染人数迅速增加。已有充分的记录表明,这类感染可引发相关的并发症 — 菌血症、继发性感染及格林-巴利综合征(神经系统并发症)等,并且可能特别严重。因此,弯曲菌成为了继沙门菌和李斯特菌 (Listeria) 之后的第三大食源性感染致死原因。弯曲菌主要存在于恒温动物体内,尤其是禽类体内。人类通常通过食用未完全煮熟的受污染食品(禽肉、羊肉、猪肉),或者由于接触到食品制造工厂和动物饲养机构(主要是禽类养殖场)中受污染的水和环境而受到感染。尽管此类案例中弯曲菌频繁出现且含菌量均比较高,但由于大多数国家缺乏相关法规,并且分析方法复杂,弯曲菌的常规筛查至今为止依然困难重重。

 

难辨梭菌 (Clostridium difficile)

由于一种源自北美的难辨梭菌进化出了新的毒性,这一细菌在过去 10 年间发病率和危害性有了明显的上升。在美国,难辨梭菌现每年导致约 250,000 人入院治疗和至少 14,000 人死亡。这种能够大量产生毒素 A 和毒素 B 的新型菌株对现有的喹诺酮类抗生素耐药性更强,并且已经传入欧洲国家。

详情请访问我们的专题网站 BE S.M.A.R.T WITH RESISTANCE

 

肠杆菌科 (Enterobacteriaceae)

随着人们对食品生产、HACCP 计划以及风险评估过程的整体质量日益关注,总活菌数、大肠菌群、大肠埃希菌 (Escherichia coli) 数和肠杆菌数等质量指标在食品卫生及食品商品质量监测方面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

肠杆菌数是最新的欧洲食品微生物标准法规 (EC 2073/2005) 中的一项重要卫生指标。肠杆菌科包括很多可导致食品腐败的主要细菌和某些肠道病原菌,例如沙门菌属 (Salmonella spp.)、志贺菌属 (Shigella spp.)...

 

 

大肠埃希菌 O157 (E. coli O157)

目前业内已有共识,通过摄入受污染的肉类和奶类导致的大肠埃希菌 O157:H7 (E.coli O157:H7) 感染具有严重的危害性。但标准的食品卫生措施和储存防范措施却通常不足以控制该微生物。现在,对该病原体的筛查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克洛诺菌属阪崎肠杆菌 (Enterobacter sakazakii (Cronobacter))

一种与婴儿配方奶粉 (PIF) 相关的新病原体。各种食品以及环境资源(如水源和土壤)中均已分离出该微生物 (Fanning & Forsythe, 2007)。包括奶粉、巧克力、谷制品、香料和意大利面在内的食物中均有检出。阪崎肠杆菌偶尔也会污染脱水食物。此类细菌会导致新生儿出现罕见且致命的新生儿脑膜炎(致死率 10-55%)、菌血症、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NEC)(致死率 40-80%)和坏死性脑膜脑炎 (Bowen & Braden, 2006)。阪崎肠杆菌属于肠杆菌科,是 Farmer 等人于 1980 年命名的新品种。最近,阪崎肠杆菌的分类学已有定论,并对阪崎肠杆菌进行了再分类,将 6 种菌种归入新属克洛诺菌属 (Cronobacter)(已提交 IJSEM* 发表)。* 国际系统与进化微生物学杂志

 

军团菌 (Legionella) 

军团菌是一种致病性细菌,是军团病(又名退伍军人病)的病因。该疾病是一种严重的肺炎,如果不及时诊断并治疗,可能导致患者死亡。人通过吸入来自冷却塔、温泉和淋浴等环境中的受污染空气感染军团菌。风险人群通常为伴有风险因素(例如免疫缺陷、吸烟、酗酒或糖尿病)的成年男性。2005 年,法国报道了超过 1500 例军团病,而整个欧洲共有约 5700 例。根据 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报道,美国每年约有 8000 到 18000 例军团病。

 

李斯特菌 (Listeria)

李斯特菌属是一类分布广泛的细菌,但其中只有一个种类具有致病性。研究人员已经从多种食品(包括奶制品、肉类、蔬菜和海产品)和环境样品(尤其是食品加工厂环境样品)中分离出了李斯特菌。单核细胞增生李斯特菌 (Listeria monocytogenes) 是其中唯一一种人类致病菌。人李斯特菌病可能会引起脑膜炎、败血症、脑炎和流产等病症。高风险人群包括孕妇、新生儿、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和老年人。单核细胞增生李斯特菌广泛分布于环境中,并且是生鲜食品、部分加工食品甚至是发酵食品消费过程中的安全隐患。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MRSA)

近十年 MRSA 在欧洲和美国的发病率不断增加。在美国,目前全部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病例中 MRSA 感染占 50% 以上,而在某些亚洲国家这一数字接近 90%。MRSA 现已对许多抗生素具有耐药性,其中包括甲氧西林以及其他更加常见的抗生素,如苯唑西林、青霉素和阿莫西林。目前在有些国家,重症监护病房中 60% 以上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病例均对一线抗生素具有耐药性。

详情请访问我们的专题网站 BE S.M.A.R.T WITH RESISTANCE

 

鸟分枝杆菌属副结核亚种 (Mycobacterium avium ssp.paratuberculosis, MAP) 

鸟分枝杆菌属副结核亚种是副结核病的病原体,可感染牛、绵羊、山羊以及其他非反刍类动物。许多国家都制定了针对这一主要消化系统疾病的控制计划,但收效不尽相同。粪便样品的异质性、靶标病原体流出率低和 PCR 抑制效应都是阻碍我们对感染副结核病的动物进行直接而可信的检测的主要问题。

副结核病检测解决方案

 

沙门菌 (Salmonella)

沙门菌是全世界食物中毒的主要诱因之一。沙门菌感染的症状通常为:发烧、腹泻和腹部绞痛。沙门菌常见于人类和其他动物(包括鸟类)的肠道。人类通常由于食用受动物粪便污染的食物而受到感染。

 

志贺菌 (Shigella)

志贺菌 通常存在于被人类粪便污染的水中并可导致食源性疾病。志贺菌病(细菌性痢疾)的症状包括腹痛、腹部绞痛、腹泻、发烧、呕吐以及粪便带血、脓或粘液。

 

葡萄球菌肠毒素

葡萄球菌肠毒素属于最为常见的食物中毒诱因。目前已知的有七种血清型。尽管有报道称新种中间葡萄球菌 (S. intermedius) 和猪葡萄球菌 (S. hyicus) 可产肠毒素,但上述毒素蛋白主要由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虽然高温处理可杀灭金黄色葡萄球菌,但毒素蛋白具有热稳定性,在高温下仍有活性。

 

金黄色葡萄球菌 (Staphylococcus aureus)

金黄色葡萄球菌是食物中毒最为常见的诱因,通常发病突然/猛烈,症状包括强烈的恶心、腹部绞痛、呕吐和腹泻等,症状持续 1-2 天。这种机会性致病菌存在于人体内(皮肤、感染伤口、鼻和咽喉),还可能存在于多种食品中,包括肉和肉制品、禽肉和蛋制品、沙拉、焙烤食品、牛奶和奶制品。

 

耐万古霉素肠球菌 (VRE)

在某些国家或地区(尤其是美国),肠球菌 (Enteroccocci) 已对肠球菌感染的常用抗生素万古霉素产生了耐药性。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2004 年接到的数据表明,约三分之一的重症监护病房感染由 VRE 引发。

 

小肠结肠耶尔森菌 (Yersinia enterocolitica)

小肠结肠耶尔森菌是腹泻与腹痛相对罕见的诱因。最常见的感染途径是食用受污染的食物,尤其是生肉或未熟的猪肉制品,以及冰淇淋和奶类。常见症状为发烧、腹痛和腹泻,并且通常为出血性腹泻。

Pioneering diagnostics